INTERVIEW: HELL’O MONSTERS

與比利時鬼靈精怪的對話

November 4, 2013

Hell’O Monsters藝術三人組的兩人Jerôme Meynen及Antoine Detaille趁着短短的採訪時間,邊解答FLASHoN編輯問題邊把玩立體作品以幻象為靈感的黑白菱形大門「隨意門」,本人比作品更生鬼。

interview hellomonsters 02 INTERVIEW: HELLO MONSTERS

Jerôme Meynen(左)與Antoine Detaille(右)。
講解作品要旨,兩人非常合拍:「橫跨生關死劫,不一定嚴肅恐怖要生要死。看事物不能看表面或被固有印象牽制,看看它背後隱藏的東西,可找到更多可能性。」跨越生死才可以跨越自己,做人就係咁搞鬼!

interview hellomonsters 03 INTERVIEW: HELLO MONSTERS

無頭騎士只管向前衝,畫面奇詭,令人聯想添布頓《無頭谷》。

F: FLASHoN          H: Hell’O Monsters

F: 這是第三次以妖魔鬼怪為主題的展覽吧?為甚麼經常「搞鬼」?
H: 這三次展覽的主題都是圍繞妖怪鬼魂,主因是這些形象,遊走於生與死、有形與無形,印象模糊不定,最容易引發眾人想像。這些鬼怪呀妖魔呀,古今中外各區各派的形象都不一樣的,不是很有趣嗎?單是在歐洲,大部分人覺得「鬼神是可怕的」概念,但又不信鬼神,因此對鬼怪的感覺變得不真實,這種不定和模糊正好讓我們不受太多固有形象規範,創作上更自由。

interview hellomonsters 01 INTERVIEW: HELLO MONSTERS

Jerôme Meynen 與黑白裝置作品,菱形圖紋交錯而成的「隨意門」,引領觀者更「進入」奇幻生死界。

F: 你們的妖魔鬼怪,不論生物或靈體,都好像加入了動物的形象,靈感來自那兒?
H: 北歐神話、恐怖電影、17世紀的傳說故事、現實中的社會狀況,甚至我們三個人的親朋戚友同學仔人傳人的怪談鬼故事乜都有。我們把妖怪人性化,也把人的形象變得怪獸起來;鬼怪(ghost)應是沒有生命的,而怪獸(monsters)則是有生命但外形奇詭的存在,我們把這個框框都去掉了,組成一個奇詭的世界。其實,我們的社會有些時候,人與妖之間的界限也不是很模糊嗎?我們可以用一個嚴肅的角度,去思考社會這個光怪陸離的現象吧。

F: 搞鬼最大的樂趣是啥?
H: 「 三人行,一個腦」是非常好玩的H: 「 三人行,一個腦」是非常好玩的事情!我們三人性格和嗜好也許不盡相同,但可以保持默契一起創作,概念目標一致,又能保持各自的個性,找到這樣的夥伴是非常難得的!

F: 2013/14 年會有甚麼計劃?
H: 我們在今年11月會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有活動;2014 年亦會在西班牙舉行展覽。

F: 你們覺得香港最奇幻(最吸引)的事物是甚麼?
H: ( 異口同聲)香港的點心!!怎麼會這麼美味的!!

FLASHoN Newsletter Signup

Sign up to receive periodically the latest in Fashion, Beauty and Lifestyle, as well as Special Offers and Promotion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