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: ANGRYANGRY

為社會現狀angry的插畫家

February 17, 2014

自小居住裕民坊的年輕插畫、80後藝術家Andy,以Angryangry為筆名,把故居裕民坊、大坑等舊區,以細緻畫風加入本土人情故事表達起來,最近更用超過30盒紙包飲品「重塑」香港舊區風貌與人情;為社會現狀而angry的那團火,透過畫筆燃燒起來。

interview angryangry 02 INTERVIEW: ANGRYANGRY

F: FLASHoN          A: Angryangry

F: 你有一系列作品,是以老街與舊區景物為靈感,你亦是在裕民坊長大的「原居民」,最近亦畫了一張裕民坊的畫作。留住集體回憶,似乎是香港人熱門藝術主題之一,你認為如何處理這些回憶較突出或獨特?
A: 我們面對一些集體回憶時,希望可以用自己擅長或喜愛的方法,將對那地區的印象、感情表達下來。人沒有完美,地區亦如是,每個地區也有好與壞的地方,正是這些好與壞交織成我們真實的生活,成為對該區的記憶和感情,我以一些較人情味、人性的切合點落筆,整件作品才會真實、立體和有情。

interview angryangry 01 INTERVIEW: ANGRYANGRY

F: 不止香港本土藝術家,就連國際插畫師如Nivanh Chanthara也把香港的建築或景物作為主題,你覺得自己的作品有何特色?
A: 以本土為題材之餘,亦會把帶有香港特色的情懷加進去,我想這才是作品的靈魂。景物是珍貴的,當中的感情更長存。我創作的故事卻是我對景物獨特的觀感,例如畫天星小輪,加入了我小時候爸爸與我一起搭乘時的回憶,這些小故事更加可以讓人感動和引起共鳴。

interview angryangry 03 INTERVIEW: ANGRYANGRY

結合香港特色食品及街景的作品,在網上瘋傳。

F: 為甚麼筆名叫Angryangry ?你為何如此angry ?有甚麼事/人讓你好angry ?你亦多發表時事漫畫,如何在其中反映你的angry ?
A: 對社會一些奇怪的現狀、某些人物不合情理的舉動,幾年前我真係幾勞氣的,但有時只流於情緒上的表達;年長了一點,明白純粹憤怒不能解決問題,會用一個較軟性的方法如歌詞、畫作去表達,去反思何謂對與錯,身為公民,應該為社會做些甚麼。

interview angryangry 04 INTERVIEW: ANGRYANGRY

F: 你最喜歡香港的甚麼?
A: 廣東話。今時今日好多人都要學多國語言,這當然是好事,但我覺得尊重自己的語言也很重要。語言包含着獨有地區文化、生活能量。

FLASHoN Newsletter Signup

Sign up to receive periodically the latest in Fashion, Beauty and Lifestyle, as well as Special Offers and Promotion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