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LENE CHOI: WHATEVER I WANT

Interview: Ah Sa 想太多

May 25, 2015

初次放下身段拋開俗慮硬闖玉女大忌,「雛妓」阿Sa獲金像獎提名最佳女主角,頒獎禮上,一襲火紅戰衣神采飛揚,輸人唔輸陣,甚具大將之風。雖然,一躍未登龍門,卻成功跳出comfort zone,膽色和努力得到迴響,街坊同事粉絲老友甚至三唔識七平凡觀眾大比數讚叻,大抵「口碑」才是意料之中的最大驚喜。自言「已經沒甚事可以傷害到我」的蔡小姐,嚐過「被賞識」的甜頭,愈戰愈勇,更有姿態,公私兩極,私人生活徹底爭回自主權,至於工作,最想當然是愈來愈多街坊同事粉絲老友甚至三唔識七平凡觀眾的,認同。

PIC0174x2 CHARLENE CHOI: WHATEVER I WANT

CHANEL COCO CRUSH
Ring in 18K Yellow Gold, Medium Size $22,000; Ring in 18K White Gold, Small Size $16,500; Ring in 18K White Gold, Medium Size $22,800
(from top to bottom)

台上台下
雖然只是「30頭」,但阿Sa已予人「甘草」的感覺,這也難怪,入行15年,拍過的戲唱過的歌,由Twins至個人發展,由香港去到內地,普通一個藝人經歷完這麼多又這麼曲折的事業路之後,也將近「四張幾」了。年紀輕輕,不止事業有成,生活,也有不少得着,從前(離婚前),阿Sa每每處理私事,驚驚青青左遮右掩,之後(離婚後),恍如豁出去似的,人也變得疏爽了。

「以前,好容易被傷害到,人漸漸長大,想深一層,歸根究底,『傷害』也只不過是一種感覺,只要放得低這種感覺,便再沒任何事情可以傷害到我。」按下回撥功能,由唱歌演技形象以至一句說話一個表情也被罵過、批評過,人家茶餘飯後最樂意見到的情情塔塔離離合合,一樣被說個體無完膚,若走不出心情低谷,真的很難做下去。

「現在,做人好relax,當然,得要經過『被傷害』無數次,才可逐步走過來。」

豁達,也要勝人一籌,「朋友約食飯,我興高采烈換衫準備,一出門口,對方打電話問:「你樓下有記者,你有化妝嗎?你想取消嗎?」一剎那間,我炆憎自己為甚麼要為了別人而放棄自己生活?真不應該。我的生活就是這樣,還有甚麼可以寫呢?」一口氣道盡落雨不怕落雪也不怕的前因後果,講到底,是半上岸心態吧?「轉變才是開心之源,心理障礙早已衝破,自己又沒有錯事,跟就跟、寫就寫吧!」
PIC0318x2 CHARLENE CHOI: WHATEVER I WANT

任意飛翔
阿Sa生於加拿大,未滿月便回流香港,沒有滿口英文滿身鬼氣扮成「偽番書妹」,土生土長,性格習慣嗜好很港式就真。辛苦賺來血汗錢,置業置裝置行頭,事業成就最大獲益並非臉上貼光,而是捱生捱死然後來個東南亞精華遊,豈不暢快滿足!「依家比較care free,一見到幾日假期,即刻安排離港去旅行。」心滿意足的感覺,不一定要與人分享,lonely planet也可以很過癮。「男朋友(陳偉霆)沒假期,不一定要等他。

「自從考到車牌,啟發了自己,人生原來真的需要control在自己手裏,做人做事也應更大膽,自己一個人去旅行都得。

「四圍飛來飛去,不同地方也可以交朋友,乘機學習不同語言,幾好玩。」聞者心動,身處一個悶蛋城市,又有甚麼比得上自由自在出門嘆世界更enjoy?「最鍾意陽光與海灘,泰國布吉、曼谷、華欣沙灘好靚,最緊要價錢相宜,我鍾意食魚蛋粉……」說到這裏,我想起阿嬌,當年,兩個女仔夥拍出道,一個活潑一個沉靜,然後,合久必分,然後,分久又合,眼底下,阿Sa樣樣也順風順水,阿嬌卻孤零零回去內地重頭做起,怎不教人感慨!「我們一起已15年,好難得世界上有一個人跟自己既能合作、又相處得到,某程度上,我今日的成就,正是跟這個人一起打拼回來的;

「好奇妙,我們從來不需要花時間去磨合,自然有默契,私底下,大家既會互相傾訴,同時又好清楚對方底線,不會踰越亂講一通。」

Twins年尾又開演唱會了,光輝歲月真的可以重拾嗎?「曾經有一支韱文講過,我和阿嬌好有緣,是合是分,去到最後大家還是會一直好下去;我好信。」

時時有機
在一個行業浸淫久了,自己也會變成專家。講到拍戲,阿Sa很起勁,然而,大環境是港產片資源不繼,北靠大陸勢成所趨,香港人又最奄尖腥悶,「合拍片」潛台詞「#裝模作樣故事牽強女角整容樣」,都幾刻薄!「合拍片沒問題,是制度影響演員演出機會,每套合拍片均計名額,譬如三個演員之中,香港演員只獲分一個名額,變相機會便被削弱,但我又覺得無論港產片或合拍片,最緊要是故事,毋須戴有色眼鏡,我對整個電影市場(前景)仍然有信心。

「劇本好重要,不要為了取悅任何一邊市場,而去拍某一類型電影。」難道「雛妓」不屬於特別題材,即是「攞獎戲種」嗎?「應該是剛好timing讓我遇上,換了幾年前遇到這個劇本,自己也會猶疑(接不接),不知道能否handle得到(角色)。」

玉女形象,少男女神,然而,阿Sa更想藉着演戲帶出真實自己,戲種涉獵愈多,得先爭取愈廣的生活層面。「做演員真的需要閱歷;愈來愈覺得,演戲/生活密不可分,愈想演好一個角色,便愈要盡情地去嚐試不同生活。」最好的佐証,便是以身示法,從內到外帶出演戲的韻味,「我好想拍多一點女性題材,很connected,女人演女人,本身已經好有經驗,有助啟發演出。」看來現在的她,事業才真正起飛。

 

text:Rhonda N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FLASHoN Newsletter Signup

Sign up to receive periodically the latest in Fashion, Beauty and Lifestyle, as well as Special Offers and Promotions.